跨国乞讨多年, 这个巨腿乞丐告诉我心灵可以比身体更残缺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0-09 11:23:04  点击:1045  属于:教育

世界华人周刊作者:思小妞

全文2260字,读完大约4分钟

· 01 ·

说到残疾人,受从小教育的影响,想起来的首先是,残疾后依然坚持学习最终成为英国约克大学荣誉博士的张海迪、身残志坚写出经典作品《我与地坛》的史铁生、以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美国著名女作家、教育家、慈善家海伦•凯勒。

来到美国后,和身边一些当地小伙伴闲聊,说起大家崇拜、佩服的伟人,富兰克林•罗斯福这个名字总会出现。罗斯福年轻时不幸得了脊髓灰质炎,导致腰部以下永久瘫痪,但这并没有妨碍他成为美国总统、而且是人民最喜欢的总统之一。

罗斯福当选时美国大环境并不好,遭遇了30年代的经济危机,但他推出的“新政”使得工业和农业得到了很大提振,在他第一任期将满时,国民收入增加了50%。罗斯福是美国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连任4届的总统,他的卓越贡献赢得了全美国人民的尊重,就连一向犀利、自由的美国新闻界都达成一项不成文的协议——从不公布罗斯福坐轮椅或者行动困难的照片。十美分硬币上的画像就是罗斯福总统像。

不过,最近看到的一条关于残疾人的新闻却刷新我的三观。有的人,身体残缺,内心却完满、自尊;有的人,身体残缺,内心也龌龊。

这个内心比身体还残缺的人就是让东南亚十几国海关头疼、并已被11个国家禁止入境的“Party Beggar”本杰明•霍尔斯特。

如果给本杰明身上贴三个标签,必不能少的是:巨腿、乞讨、招妓。

其实本杰明是不幸的,他患有严重的脂肪肿瘤症,不仅行动不变,还非常影响外观。因为这个病他被称为big feet. 不过本杰明绝对可以被形容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利用自己的“巨腿”不远万里从老家德国,来到东南亚国家,开始了跨国乞讨,几年下来泰国、印尼、韩国等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乞讨这件事本身没什么可恨的,你身体不方便,用大家给你的善款维持生活没问题。他之所以臭名昭著、被列入黑名单,是因为他用乞讨来的钱去嫖妓。白天乞讨、晚上红灯区走起,难怪被称为Party Beggar,并且他还喜欢大张旗鼓地发在Facebook上让众人观赏。

虽然我们都知道在马斯洛“需求层次论”里,生理需求是排在第一位的,但本先生你确定要把这方面的需求排在如此靠前的位置么?你是在用实际行动向世界人民证明自己身残“diao”坚么?

更可笑的是,在他的Facebook评论里还有不少人赞同他的做法,觉得这是“个人自由”、“残疾人也要xing生活啊!”

当然,到了口袋的钱怎么花当事人说了算,但如果行乞时写张牌子,上面说明这钱我会用来去嫖妓哦,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愿意支付他的嫖资。不是见不得残疾人享受生活,“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没问题,但用这“爱心”去做违法(毕竟在东南亚大部分国家嫖妓是违法的)之事,说严重点,这不是爱的奉献而是“助纣为虐”了吧。

· 02 ·

同样是身体残疾,为什么有的人能成为政界领袖、著名作家,而有的人,却成为了本杰明这样的“残渣”?

在残疾人心理学研究中,“攻击”和“病态固执”是常见的残疾人心理疾病。

攻击可分为直接与转向攻击。直接攻击是将愤怒情绪直接导向造成挫折的人和物,转向攻击则表现为自责,或寻求次要人、物来发泄。而病态固执则表现为遭受挫折者找不到其它途经发泄,而去重复或继续原有的行为,并且不顾这种行为是否有意义。

不是所有人在遭遇创伤后会一直接怒火冲天、怨天尤人,有些人会把这种情绪转嫁用其他方式表现出来,比如本杰明的选择就是勤劳乞讨、然后嫖妓,不止一次。说到底,还是身体不完整导致内心持续创伤,总也无法愈合、恢复。

我们都知道现代社会提倡不要对残疾人投入过多同情,而是将他们平等对待、与正常人一视同仁。可现实中我们又很难做到,一方面,残疾人群体毕竟是少数群体,人们对稀有、罕见的事物总会投去好奇的目光、按捺不住一颗打听的心;另一方面,我们这个社会对残疾人所创造的条件和环境还是太少,导致大家看到不便时总会被激起“雷锋心”去“帮助”对方,而很多时候,这种“帮助”反倒是一种伤害。

我刚到美国不久时就曾犯过一个很愚蠢的错误。

一天,我在去市区的路上等着过马路,旁边来了一位盲人,带着墨镜、一手拿着盲人棍,另一手拿着手机。也许是小时候扶老太太过马路留下的后遗症吧,我对盲人先生说,“我陪你一起过马路吧?你要去哪里,我可以带你过去?”虽然带着墨镜我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但从他那皱起的鼻子我可以想到他一脸懵以及觉得被冒犯的样子,“Thanks, but I really don’t need your help. I have the blind stick and GPS, I can go anywhere I want.” 然后就丢下尴尬的我走了。

从那时起我就明白了,在美国,把残疾人当正常群体看待是一件身体力行的事。

美国人真的对残疾人像正常人那样一视同仁么?至少在态度和举止上美国人民表现的相当正常,没有同情、好奇、惊讶那么多情绪外溢。

他们会为残疾人主动拉着门方便对方进出,但主动开门、拉门是所有美国人的习惯,他们对所有人都这么做;美国人会希望很多人参与到志愿者活动中来,即便身体不便,只要你自己确认没问题,他们不会因为你是残疾人而拒绝你或照顾你。

我想这些正常的态度除了与长期受到的教育有关外,与美国便捷的公共环境也有关系。

在美国,公共停车场一定把最宽敞、最方便停车的位置作为残疾人停车位;

在沃尔玛等超市,各种方便残疾人购物的电动车就停在门口,方便需要的人使用;

还有公共场所里各种提供给残疾人使用的坡道、专行道;

就连公交车不仅设计的方便残疾人使用,甚至还有残疾人专用的。

就连公交车不仅设计的方便残疾人使用,甚至还有残疾人专用的。

罗斯福总统曾说过:“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这句话不仅适用于残疾人,也适用于我们生理健全的人,只有真正正视,才能真正尊重。

作者简介:思小妞 坐标美国 “轻职场”概念创始人。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