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NHK纪录片关注中国“光棍儿”: 比结不了婚更严重的, 是这个问题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1-09 08:29:15  点击:242  属于:海外观察

文/辛上邪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0414亿人,女性人口6.7048亿人,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出3366万人。男女出生比例失衡,从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发现以来,30多年来情况不断严重。中国社科院分析,到2020年,适婚男性将比女性多2400万,导致部分男性较为严重的婚姻困难,更简单地说,就是中国将有几千万男人成为“光棍儿”,并孤老终生。

日本NHK电视台于2017年8月就此话题推出纪录片《光棍儿:中国结不了婚的男人们》,以甘肃省三位单身男性相亲、找对象的事情为例子,展示出当下(尤其是农村)的“剩男问题”。

同时也让我们看到问题背后另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拜金主义。

01.

竞争激励的求婚队伍

在县城当厨师的男孩由媒人陪着去村子里乡亲。姑娘家院子里已经有其他几家去提亲的早早在等着了。女方父母和他们简单聊聊,了解了情况后,他们便被请出了屋子,先在院子里,后在大街上等女方的回复。一拨又一拨的提亲的还在往女方家去。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接到了落选的答案。

就这样被拒绝了,在整个过程中,男孩根本没有见到女孩的面,当然女孩也没见到男孩的面。这并不算什么过分的情况。媒人们交流“情报”,前几天他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停了4辆车,他又从400公里以外带了5个男人来,结果一个都没被选中。

 

被这家否定后,媒人打听到村子里意外地多了个闺女——一个31岁的女孩离婚后回了娘家住。媒人要带着去,可男孩有点不愿意:找对象也不能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没想到连捡的机会都没有,女孩的父亲出来和他们说,女孩没看中这个男孩,嫌他个子矮。“来回车费不少,连个面都没见上。”

男孩说现在女孩太少,这不好。中年的媒人说:“好不好就是这么个社会现状。”

02.

没有20万,被果断拉黑

42岁的杨瑞卿单身,是长途汽车售票员,平时住在城里,已经相亲20多次。终于又迎来一个上门相亲的女孩。女孩吃了饭后急着要走,不肯留下来聊天。

在忐忑不安、近乎绝望的等待后,女方回复短信说,还可以交往。杨瑞卿把自己一直相亲不顺利的原因归结为自己不帅,没有头发。

 

 

不过这次他体会到了其他原因。

他们相约在城里玩儿了一趟,去公园赏花。本来两个人谈笑甚欢,结束时,女孩说心烦,杨瑞卿问她为啥心烦,女孩问:“你会给我20万吗”。对这个问题,杨瑞卿自认为回答得很得体,既不能说没有、也不能说有,要探探女方的底线,看看女方是把他当提款机、还是真心想过日子。女方却没有如此多的思考,直接把他拉黑了。

结婚是卖身吗?前一段,天才程序员苏某被前妻敲诈后自杀,前妻的亲戚曾发文替她鸣不平说,要1000万是考虑到已经结了3次婚了,以后不容易再结婚了,所以想要一笔以后的生活费。

农村彩礼越要越高,男方家自己盖的房已经不行了,一般要有县城里的房。为了凑彩礼,爆出过准新郎抢银行、喝农药自杀的新闻。据统计,30年来,彩礼涨了70倍。

将婚姻等同于金钱的观念不是一两个姑娘的想法。

03.

知道拜金主义,却没有想到她就是

替厨师做媒的媒人叫马云飞,42岁,他曾去深圳打过工,母亲去世后回到家乡。现在的主业是按摩师,开着几家按摩店,兼职做媒的同时也为自己在寻找意中人。他喜欢上了27岁的保险推销员罗倩。罗倩知道马云飞喜欢自己,她的要求是:“马总,你现在事业好了,如果你能在海边给我买套海景房,咱们还是可以考虑的。”

罗倩是家里的老三,由于超生,没有身份证,不过不影响她被追求。马云飞建议她考虑卖保健品、加入他的行业时,她的某个追求者正通过微信打给她了100元红包。罗倩“随意”地说要买3万块一套的保险推销软件,马云飞没有表示,她站起来说回公司打卡去。

马云飞认为:“改革开放以后,物质上,就是邓小平说的老百姓吃饱肚子以后就不会造反,咱们现在温饱也解决了。那么不好在哪里呢?现在媒体,电视、电影、网络,西方国家的一些不好的、不健康的东西都进到了中国。一个方面就是拜金主义。人都满身的铜臭味,都是经济利益,人和人中间,像亲戚间没有那种亲情的感觉。有钱那就好办。没有钱,你到这些亲戚家里吃顿饭都要看人家的脸色。”

他的同事都说:“你死了那条心吧,你和她根本是不可能的。”马云飞执迷不悟,还在努力。

04.

最终败给了金钱

迷茫中,马云飞去算命。算命的也说,“现在你最需要做的就是把什么斩断、切断。必须抛弃对过去的眷恋,开创新的局面。”还说他上半年做什么都一事无成。

算命先生说得有道理。影片的最后,马云飞悻悻然地挂了电话,约好晚上吃饭,罗倩又改了主意了,说有事不来了。

罗倩去了热闹的KTV包间。包间里气氛活跃,几位青年男女打闹、说笑。显然,里面有她的追求者。追求者自述,父母有权有势,给他安排进了国营的石油公司。“我从来不缺钱花。只要进了石油公司一两年,你的金钱观念就变了。石油上的人花钱如流水。没钱了,卖一车油,十几万和女人就来了。”

 

 

油光满面、印堂发亮的追求者笑着说,“我的人生目标就是三件事,吃好、穿好、玩儿好!不用担心将来。”罗倩开心地笑着。

 

 

他说,国企的福利待遇好,辞职的时候还发给一百万。所以不用担心经济,更不需要精打细算,“反正都是国家出钱”。

 

 

老马神色黯然地坐在每天投宿的小旅馆的床上,仔细地整理着一个乡土气息浓郁的坤包。这个包是他为罗倩买的,她又不要,他打算送给一位曾经帮助他的女性朋友。

老马说,“她说她不好看,让我找一位比她漂亮的。我也不明白她的意思,为啥突然说出这种话。”

05.

高物质的“平淡”生活

对失败的相亲,杨瑞卿总结说:“她说要追求平淡的生活。她那个平淡的生活是高物质的,你有楼、有房、有车,有存款,我就可以跟你过平淡的生活。”

“如果我是亿万富翁的话,我敢保证,20岁的我都可以找。(女孩会想)我跟着你,我什么都有保障,我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啊。我干几十年,我想要什么都得不到。我跟着你,我不用奋斗,想要什么都有啊。这就是平淡的生活。”

对金钱的过度强调、追求,不仅是剩男们求婚姻而不得的严重障碍,也是离婚率不断走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近年来,离婚的一大理由是购房需要。离婚、买房成了一些限购政策严格的大城市流行的“秘密”。连民政局的都不意外,看到中老年人气定神闲地来办离婚,一定是为了买房。当一件事变为常态后,容易被“习以为常”,但细思极恐。爱情、亲情在一套房面前破碎不堪。多买一套房为了什么?——投资、赚钱。

钱成了人生的最高追求、终极追求,人生就变成了为一口饭活着了。无论他们吃得多高级,花样如何繁多,和动物的区别也不大。

美国《纽约时报》以《中国式相亲胜似一桩买卖》为题,批评过中国婚姻中拜金主义横行。有人认为这是外媒对我们泼脏水,但前一段被曝光的、存在已久的南京、北京公园里的相亲角通行的条件,收受率极高的《非诚勿扰》中数不清的案例,都说明了金钱在中国人的择偶婚恋观念中是头等重要的。

2010年,美国和中国都做过关于拜金主义国家的民调,结论是中国名列第1。2015年,英国《金融时报》曾刊登过题为《挥之不去的中国拜金主义》的文章。中国的拜金主义已经众人皆知,不过有人喊打、有人接纳。

拜金主义表面上是对金钱的崇拜,但实际上却出自于功利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喜欢当金丝雀的有女性,也有男性。他们的生活的确是“高物质的平淡生活”,因为除了买买买能让他们快乐,其他任何事情对他们来说都很平淡。

将近30多年,3个男孩在《爱》唱到:

想带你一起看大海,说声我爱你,给你最亮的星星,说声我想你……

今天,又有3个男孩在《宠爱》中唱着:

给你买最大的房子、最酷的汽车,走遍世界每个角落……

不论接纳与否,拜金主义盛行带来的不良现状已经不容回避。3000万单身汉找不到媳妇也许还不算可怕,可怕的是中国人的婚姻正在成为一桩买卖。

你耕田来我织布已经落伍;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如花似玉成了时尚。

对于这种婚姻中的具体个体而言,可能没法简单地评判谁是谁非。能做的也许只剩下一件事:捍卫自己内心的纯真,不把自己变成一件商品去买卖。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