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 还有多少借 着 教育之名的恶行没曝光?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1-10 08:49:04  点击:521  属于:观点

 

文/辛上邪

这两天,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成了热点。

从打孩子、给孩子吃芥末、往眼睛里嘴喷消毒水来说,这次虐童事件并不比之前所曝光的同类事件更过分——毕竟不像曾经的江苏兴化板桥幼儿园孩子因为上课说话被烙铁烫脸,河北燕郊幼幼幼儿园的孩子因为“不听话”被逼喝尿,孩子也没有被打死。

 

这次事件广泛关注的原因是该幼儿园是携程出资、由上海长宁区妇联牵头、“采购”了上海市妇联全资主管单位《现代家庭》旗下“为了孩子学苑”的服务。就是说,虐童的老师是由“为了孩子学苑”管理。而这家“为了孩子学苑”实际归属是上海市妇联。

更可怕的是,这个幼儿园就在携程的办公楼里,还装着摄像头!那些虐待孩子的老师们真是有恃无恐。

01.

携程网亲子中心成立于2016年初,当年2月被长宁区教育局关停。整改后,4月重新开放。整改主要体现在携程网不再直接经营,将业务外包给上海妇联属下的“为了孩子学苑”。

根据澎湃新闻的采访报导,“在携程亲子园之前,‘为了孩子学苑’并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仅在社区中心有过服务和拓展的经历。” 而“为了孩子学苑”似乎也不是一个注册机构,只是《现代家庭》杂志社的一个项目。

没有注册、没有运营许可、没有幼托资质、没有幼托经验,什么都没有的“项目”,凭着什么能接管携程亲子中心的业务?答案不言自明。

携程亲子中心是上海总工会推出的“职工亲子工作室”项目中的首批成员。目前该项目已经扩展到59家。背景雄厚的“为了孩子学苑”还染指了多少其他家亲子中心有待追问。

亲子中心作为排头兵受到各级重视,2017年4月21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还来携程亲子中心视察,进行调研工作。

 

5月下旬,“为使社区托幼点正常进入试运营阶段,保证社区幼儿托管建设质量,区妇联、教育局、卫计委、环保局、民政局、财政局、食药监局、消防支队等单位人员共同组成验收专家团队,由区妇联主席王秀红带队赴携程亲子园开展现场验收工作。”

事发后,长宁区教育局表示,携程亲子中心未在教育部门备案,责任归妇联。

 

 

利益链、关系网、职能部门之间推功揽过错综复杂。乱象不解决,类似事件怎能杜绝?

02.

据知乎匿名网友透露,她曾在携程亲子中心开园前去《现代家庭》参加过应聘:工资3000块左右,不要求资质,杂志社人告诉她,“他们是妇联下面的,这个‘为了孩子学苑’是他们下面的”,而且“他们当时言语里就说了,他们没有办学许可证,但是却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可以来上班。”

 

 

这位应聘者是学前教育本科毕业、中级育婴师、6年幼教经验、当过教研组长,无法接受这么低的工资(2016年,上海最低工资是2190元)。和她同时应聘的两人都是非专业的,“一个还好点,是育婴师应该完全不懂”,但是她们可以接受这个工资标准。

中国的幼师教育本身比较薄弱,虽然有部分大学本科也开办,但开办该专业的主体是大专。招生的分数不算高,一些学生报考时是冲着分数低去的,而非是对专业的热爱。因此有所谓太妹才去做幼师的说法。这个说法肯定是成见,却也反映出一些现象。

尽管看起来轻松,如果想做好,幼教工作其实比较辛苦,越是小的孩子,越需要老师的耐心和爱心。这个工作并非谁都可以来做的。而 “为了孩子学苑”不仅对资质不要求,还压低工资,在幼师质量鱼龙混杂、数量严重不足的当下,就不可能招聘到好老师。

 

河北深州保育员把孩子放到窗子边,恐吓

一个孩子一个月的管理费是1600元(伙食费单算),亲子中心可以容纳至少100名孩子。场地是携程提供,一个月至少16万的净收入,为什么拿不出钱来给出合理的工资招聘合格的老师呢?

也许“为了孩子学苑”根本不是为了孩子,而是为了钱吧。没有资质、靠妇联的背景上位是错误的,而利欲熏心下的不择手段是恶性事件的直接导火索。

赚钱可以,但是赚多少钱够呢?没有底线的赚钱贪欲危害着各行各业,是人心溃败、假货横行、污染不断的根源,是社会的毒瘤。

03.

在频繁发生虐童事件的幼儿园里,老师因为“孩子不听话”打孩子,也与很多人赞同并实行的打骂教育有关。连复旦教授、季羡林先生的弟子钱文忠都宣称,孩子该打的时候要打,鼓励、赞赏没有用。“棍棒底下出孝子”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打你是为你好”也是很多家长的口头禅。但是,打到什么程度?什么情况下可以打?谁来打?却没有人细究。

 

 

四川成都某幼儿园老师用牙签扎孩子的手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对体罚孩子有法律规定。比如加拿大,家长或具有监护人身份的成年人(不包括老师)在未发怒的情况下以教育为目的,徒手对2岁到12岁之间健全孩子头部以下的部位采取不造成侮辱、伤害、能达到教育目的的武力行为,可以豁免刑事责任。钱文忠在鼓吹棍棒教育的演讲中说到新加坡可以打孩子,“按规定打三下,只许打手心,不许打手背,要两个老师在场的时候才允许执行”。

我国目前尚无这类法规。《刑法修正案(九)》增设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可是,看看杨永信的网戒中心、江西的豫章书院及它们同类的成百上千的“不良行为矫治中心”,哪个不是关满了受虐待的孩子?让人心寒的是,这些孩子是被他们的父母送去的。不愿意去的,父母会哄骗去,或者让中心来抓人。父母还奉上真金白银,让自己的孩子受虐。这些父母们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孩子不听话”,希望能通过体罚改好?!

 

 

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孩子中竟然还包括一些成年人,仅仅因为“不结婚,不生孩子,不要二胎,是LGBT,喜欢玩游戏”,就会被捆绑去受刑。

只要打骂教育的观念广受赞同、不能把孩子(无论什么年龄)当作独立个体来看待、臭名昭著的“不良行为矫治中心”存在并受到某些家长的追捧和地方官员的保护,幼儿园的虐童事件便不会终止。

 

04.

携程幼儿园事件发生时,携程内部的第一个反应并不积极,还流传出劝说受害者息事宁人,以免影响公司声誉的微信截图。

 

而“为了孩子学苑”则是一再推托责任,先是不让看录像,又在影像证据确凿时,推说是保洁员干的。之后教育局说是归妇联管,妇联马上说严惩杂志社,杂志社已经和那几位违规老师解除了劳动合同。再然后呢?

 

 

犹太裔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在报道了国际法庭对纳粹战犯的审判后,总结出“平庸之恶”的概念。对于显而易见的恶行不加反对、或是为了利益去参与就属此列。比如“不良行为矫治中心”的被包庇,社会各界对于“小三儿”的默许,当年对彭宇案的判罚,一些造假乡镇全民造假,全村人阻挡被拐妇女逃跑等等。

 

倘若每位管理者、从业人员、相关者、旁观者都认为,不是我的孩子在受罪、不是我的家庭被破坏、不是我的孩子被诬陷、不是我的娃在喝三聚氰胺奶粉、不是我的女儿被拐卖,抱着的心态都是事不关己高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有良知、正义感、职业道德和操守、丧失了作人的底线,社会风气得不到根本的扭转,下一起虐童事件就在不远处,说不准就会发生在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孩子身上。

最新消息是携程已经起诉。本次案件的处理将极有意义。希望不要像豫章书院那样不了了之,不要像彭宇案颠倒黑白,更不要像杨永信那样越曝光越红。

事件中,受虐严重的孩子需要心理疏导。许多母亲都表示不忍观看携程幼儿园虐童视频,也不忍观看受害儿童的母亲声泪俱下的哭诉。但愿再没有孩子受此荼毒,但愿母亲们的心不要白白泣血、泪不要白流!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