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5000个继承人的宫斗戏要怎么演? 沙特皇室告诉你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1-05 22:04:04  点击:398  属于:观点

华哥说

宁静的周末,沙特阿拉伯王室新一波权斗浮出水面,沙特王室再次成为全球突发新闻的风暴眼:当地时间11月4日晚,沙特国王萨勒曼发布国王令,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数小时内,该委员会以涉嫌腐败和洗钱等犯罪行为为由,拘捕了11位王子、4名现任大臣以及数十名前大臣。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何岸

全文3945字,读完大约6分钟

11位王子、4名现任部长以及数十名前部长一日内被逮捕

据沙特新闻网站“萨巴格”报道,被捕的王子中,包括前利雅得省省长、国防部前副大臣和一名王子富商。被捕的高官中,有现任经济和计划大臣、前财政大臣、前皇家典礼局局长、前沙特航空公司总裁、前沙特电信公司总裁等。有消息称,沙特首富、王室成员瓦立德王子也在被捕之列。

据悉,最高反腐委员会由今年6月刚刚经历“废侄立子”宫斗上台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担任主席,该委员会有权发布逮捕令及旅行禁令。

新王储穆罕默德以“磨刀霍霍”的改革计划,来巩固自己日渐丰满的羽翼。担任国防大臣的穆罕默德现在已经掌控国家军队实权。穆罕默德还公布了包括“2030愿景”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寄希望沙特能摆脱依赖石油的社会经济现状,走上现代化之路。

换储之前的沙特王室成员图

· 01 ·

“废侄立子”

一场准备两年的“宫斗”大戏

近段时间来,沙特王室屡屡成为世界突发新闻的焦点。

今年6月21日,沙特国王兼首相萨勒曼发布命令,免去他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王储、副首相和内政大臣职位,任命自己儿子、副王储、第二副首相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和副首相,并继续担任国防大臣一职。这是萨勒曼2015年1月登基以来第二次废黜王储。

今年31岁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自2015年年初被任命为副王储兼国防大臣以来,在军事上主导了对也门胡塞武装的军事打击行动,在经济上启动了旨在摆脱对石油依赖的名为“2030愿景”的社会经济改革计划。

前王储本·纳伊夫(右)和现王储本·萨勒曼(左)

今年57岁的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一直负责沙特的国内治安和反恐斗争。

在沙特开国君主伊本•沙特过世后,王位一直在他的30多个儿子中继承。前国王阿卜杜拉2015年1月病逝后,萨勒曼继承王位,后废黜了同父异母的弟弟穆克林的王储职务,任命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为王储、自己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副王储。

此次“废侄子、立儿子”的举动,被认为是萨勒曼为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来的权力交接做准备。

《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对本•纳伊夫的软禁开始于他就任王储之时,目的是防止出现对新王储的反对声音。

其实,萨勒曼这样的安排早有端倪。两年多来,萨勒曼给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赋予了非常多的职责,在军事上任命其为国防大臣(主导也门战事),在经济上,沙特“2030愿景”也由穆罕默德主持。此外,穆罕默德频繁代表国王出头露面,比如来华参加G20峰会。2016年,习主席访问沙特时,全程接待的也是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沙特国王萨勒曼苦心积虑,终于通过两年时间的过渡,把王储之位平稳过渡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手中。“废侄立子”的换储之举终结了沙特许多年长王子的政治梦想,其中一些人认为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实际上经验不足。

路透社报道沙特前王储并未遭到限制活动

· 02 ·

拥有五千继承人的王室

储位之争堪比九子夺嫡

作为世界头号石油生产国,沙特阿拉伯在全球政坛的地位向来不容忽视。然而,近来沙特王室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国内政坛动荡。

2015年1月,掌权十年之久的前任国王阿卜杜拉去世。对于当时刚开始经受油价暴跌影响的沙特阿拉伯而言,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阿卜杜拉去世之后,当时的王储萨勒曼就任新国王,此前担任副王储的穆克林则顺位成为新任王储。看上去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沙特王室似乎平稳进入了萨勒曼统治的新时期。然而,政坛动荡却并未止息。

4月29日,掌权仅三个月的新国王萨勒曼突然发布国王令,免除其同父异母弟弟穆克林的王储及第一副首相职务,指定其侄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为新王储;指定其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副王储,即王位第二继承人。

前王储纳伊夫

年近古稀的穆克林是沙特阿拉伯王国开国国王伊本•沙特最小的儿子,也是在王室第二代成员中最后一位有能力继任国王的人选,前任国王阿卜杜拉是伊本•沙特的第10个儿子,萨勒曼则是第25个。然而,在向来是“子凭母贵”的王室中,穆克林的出身使得他出生以来便不受待见。穆克林的母亲来自也门,出身比较卑微。据说,当年老国王娶她,是为了平息沙特和也门的边界之争。因此,穆克林在二代王子中的地位并不高,被前国王阿卜杜拉立为副王储之时便饱受争议。

这场突如其来的宫廷政变似乎因此而变得易于理解。一方面,萨勒曼不愿出身和威信都不甚高的穆克林接任自己的王位;另一方面,为了维持自己家族的荣耀,指定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称为王位第二继承人。

正是这次王储易主引发了沙特王室的宫斗进一步升级。

据《卫报》等媒体报道,一封由沙特王子发出的信件在王室家族内部流传,直指国王萨勒曼执政无能,并呼吁叔伯推翻国王。

这位匿名发表信件的沙特王子为王室第三代成员,他向《卫报》表示,在现任国王萨勒曼的统治之下,沙特王室和公众都处于不安之中。他早先还写过两封信呼吁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退位。

萨勒曼国王

· 03 ·

沙特王室的权力核心:

“苏德里七兄弟”

在实行君主制政体的沙特,国王拥有包括最高司法权、最高立法权和最高行政权在内的绝对权力。也就是说,沙特国王对于国家的发展起到更为决定性的作用,这也使得王位争夺在沙特变得激烈。

然而,仔细观察近几任沙特国王就不难发现,沙特王室陷入了“老人政治”的怪圈。2015年继位的萨勒曼已年满80岁,前任国王阿卜杜拉接掌政权时也已81岁高龄。

自开国君主伊本•沙特于1932年创立现在的沙特阿拉伯王国以来,80多年过去了,王位仍在王室第二代成员——伊本•沙特的儿子们之间传递。这是因为沙特王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在王位继承方面多采取“兄终弟及”的方式,而非多数君主制国家所采用的子承父位模式。

伊本•沙特先后娶妻38位,并诞有36名王子,而王子又各自开枝散叶,令整个沙特王室异常繁茂。如今,沙特王室已有五千多名王子,名义上,他们都是王位的合法继承者,而核心圈有两千多人。然而,王位只有一个,权力斗争在宫廷内部也就愈演愈烈。

苏德里七兄弟

为了获得更大的胜算,拉帮结派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在沙特王室中,最有名同时实力最为强劲的派系当属“苏德里七兄弟”。

“苏德里七兄弟”的名称源于他们的母亲哈莎•苏德里。苏德里家族在沙特势力庞大,哈莎•苏德里亦是伊本•沙特最宠爱的妻子之一,因此“苏德里七兄弟”的地位均十分显赫,一直处于沙特政治的核心层。七兄弟中包括已故国王法赫德、已故王储苏尔坦和纳伊夫等人,现任国王萨勒曼同样也是七兄弟之一。

萨勒曼之前指定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和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分别担任新任王储和副王储的国王令,便被指出于维护“苏德里集团”利益的考虑。

前王储本·纳伊夫(右)和现王储本·萨勒曼(左)

沙特王室能否完成由第二代向第三代的平稳过渡,目前看来渐趋明朗。一旦实现平稳过渡,沙特可能走出持续多年的“老人政治”,实现王位继承者的更新换代。

不过一旦“苏德里集团”确定垄断地位,集团内部可能再次分化成不同派别,沙特原有的继承纷争则会继续在他们之间上演。

沙特王室的继承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继承决策在本质上仍是王室权力博弈的自然结果。数千年历代王位之争已经无数次表明,夺嫡之路往往是王朝政治的终极悲剧所在。

现任王储默罕默德

· 04 ·

新王储的“2030愿景”

和沙特现代化之路

面积225万平方公里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占据了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面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赋予了沙特阿拉伯世界最大的石油储量,加上其境内的麦加、麦地那两大宗教圣地,使得沙特成为阿拉伯地区当之无愧的盟主。

作为世界头号石油生产国和石油出口国,人均GDP高达24847美元的沙特似乎从未为金钱感到困扰。可是随着过去几年油价大幅滑落,加上在也门空袭“烧钱”,沙特财政开始响起警报。

自油价回落起至2016年,沙特外汇储备大跌730亿美元。当时,花旗银行分析师指出,流失储备占总额逾一成,倘无新资金注入,沙特储备可能在两三年内枯竭。

2016年4月,沙特颁布了“2030愿景”计划,旨在推进经济多元化,最终实现沙特国王萨勒曼宣称的目标——“到2030年,我们将不再依赖石油。”

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沙特的石油经济前景堪忧

美国《华盛顿邮报》撰文分析称,由当时的副王储、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主持的“2030愿景”将减少沙特对石油收入的依赖,有利于沙特转型,并从2万亿主权基金中获利。

这个“2030愿景”计划就像我国的五年计划一样。其三大支柱分别是成为为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心脏、成为全球投资的动力源以及发展成为连接亚欧非三大洲的全球枢纽,以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依赖,实现沙特财政收入来源多样化。该计划的奠基石便是沙特阿美公司的上市。

但国际市场并不看好这个项目,资源国家成功转型的案例从来就非常稀少,否则也不会有“资源诅咒”的说法。

早在1970年,沙特政府就发布了第一个五年发展计划,即“使国民收入多元化,通过增加其他产业占GDP的比例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在之后的9个五年发展计划中,沙特政府一再重申扩大其他产业的比重,减小石油收入份额,然而并不奏效。        

2017年5月,正准备与特朗普会面的沙特国王萨勒曼

目前,在“2030愿景”的实践中,从经济财政改革到放松社会禁锢,沙特已采取了一系列举措。这份全面经济多元化和改革计划应该能够实现部分目标,但要想实现总体成功,则面临一系列制约因素,前景未必如年轻王储所愿那么乐观。     

首先,高福利的国情滋长了沙特国民普遍的惰性,使他们比较缺乏开拓进取精神,也使政府进一步削减福利开支、减轻财政负担的目标面临重重阻力;

其次,沙特发展制造业等非石油产业的经济多元化努力困难重重;

第三,在强大的宗教势力面前,“愿景”提出的目标也许会事与愿违,激发强大的社会和宗教阻力。

从二次立储到第三代继位,从石油经济到“2030愿景”计划,在这宏大艰巨的时代背景之下,沙特王室的“现代宫斗”尤其牵动中东乃至全球政治经济的神经。

自古至今,宫斗总是政治悲剧之源,玄武门之变的血腥杀戮开启了盛唐之治,九子夺嫡的凶险之路铺就了雍乾盛景,那么沙特宫斗的云诡波谲能否如愿实现沙特的“2030愿景”,走上现代化之路?时间将给出所有的答案。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