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 最屈辱的爱国者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1-07 21:39:32  点击:473  属于:非常人物

华哥说

他挨了一枪,抵了一亿两白银,却两次沦为国人眼中的汉奸和卖国贼。个中苦痛、无奈又有几人能知?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书剑为酒

全文4260字,读完大约7分钟

1895年在日本春帆楼,大清帝国的全权代表大臣李鸿章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唇枪舌剑。但是谈判桌之外的战场上,大清早已经大败亏输。

与其说是谈判,倒不如说是宰割。

伊藤博文对李鸿章说:想当年中堂大人何等威风,谈不成就要打(指1884年伊藤因日本想侵略朝鲜来华与李鸿章谈判,被李鸿章断然拒绝一事),如今真的打了,结果怎样呢?我曾经给过大人一句忠告,希望贵国迅速改革内政,否则我国必定后来居上,如今十年过去,我的话应验了吧?

· 01 ·

终生不履日本土地

不用李鸿章作答,日本击败北洋舰队,占领辽东半岛,兵锋直指山海关,一路望风披靡自然就可以回答了。

伊藤博文坚持必须赔款三亿两白银,以及割让台湾、辽东半岛,李鸿章想尽一切办法表示为难,实在办不到。最终在第三轮谈判之后,李鸿章被一名日本刺客打中面颊,险些丢了性命,象征着他身份的黄马褂被横流的鲜血染红。

最终,因为这颗子弹,李鸿章替大清王朝减免了一亿两白银。

但是,这位已经62岁的老者依然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空前屈辱的《马关条约》,台湾被割让给日本。

李鸿章离开日本时候发誓,终生不再履日本土地,一年后李鸿章出访欧美各国,不得不在日本转船,但是已经花甲之年的李鸿章坚持不登岸,在两条船之间支起的舢板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

他再也不想面对这片屈辱之地,这是他的坚持。

可是甲午一战让李鸿章奋斗半生的事业都化为飞灰,生生打断了中国国运再次好转的契机。马关的墨迹未干,李鸿章已经挂上了“李二先生是汉奸”的骂名。

李鸿章还丢掉了北洋大臣直隶总督的职位,被调到南方担任两广总督。

不过,清廷总是能闹腾出各种幺蛾子来折腾这个合肥人。

· 02 ·

庚子国难 朝廷崩溃

1900年,慈禧太后发布诏书对西方11个国家宣战,亘古未有。但是老太后倚重的所谓义和团很快就被八国联军打败,暴民式的农民起义在帝国主义国家的现代化军队面前不堪一击,朝廷的正规军队虽然英勇抵抗,但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依然迅速遭到了失败。

慈禧太后仓皇带着不受他待见的光绪皇帝化装逃往西安,这是她第二次被外国人赶出皇宫。

在路上,老太后想起了李鸿章,只有他,只有他才能挽救大清王朝,只有李鸿章才能让这个国家免于灭亡。

“每当满清政府把这个巨大的帝国带到毁灭的边缘,他们唯一必须启用的人就是李鸿章。”

八国联军逼近北京时,朝廷连忙下诏,将李鸿章由两广总督重新调任为大清国封疆大臣中的最高职位: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

李鸿章对马关的前车之鉴牢记在心,那颗在马关挨的子弹仍然留在眼眶里,被国人人人侮辱的骂声言犹在耳。

但是仓皇逃跑的老太后可不管李鸿章乐意不乐意,慈禧的一纸任命是:“着李鸿章为全权大臣。”

李鸿章接到电报之后的第一反应是痛哭流涕,他说道:“聂士成既然身死,马玉昆等几支部队又被洋人打散,局面已经不可收拾。”

李鸿章哭的是战争再一次让自己的国家沉入深渊,而这次比甲午战争战败来得更加凶险。

· 03 ·

李二先生是汉奸

1900年7月17日,李鸿章在广州乘船北上,送行的南海知县裴景福问他有何办法可让国家少受损失,李鸿章感叹道:“不能预料!只有尽力周旋,也还不知道能够议和吗?我还能有几年可活的?不过是当一日和尚撞一日钟,钟不鸣,和尚亦死矣!”

这一年,李鸿章77岁,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年。他在悲伤失落中踏上了北上的航程,龙潭虎穴、满堂鹰犬,还是靠这一个行将老矣的老者去闯。

10月11日,李鸿章到达北京,这时的北京已经几乎沦为焦土,洋人纵兵抢掠小民,俄军日军当街抢劫、强奸无恶不作。中华帝国最为神圣的都城,最为繁华的京师倒像是群魔乱舞的人间炼狱。

更为屈辱的是,李鸿章被告知,除了李鸿章本人居住的贤良寺和另一位议和大臣庆亲王奕匡的府邸仍然归清朝政府管辖之外,整个北京的主权不再属于大清,各国军队在占领这座古老的城池。

这根本不是所谓的议和或者谈判,倒是羊入虎口,鱼肉和刀俎谈判。

11月初,联军照会李鸿章和庆亲王,联军提出了谈判的六项基本原则,首先大清必须先满足这些“原则”才有得可谈。

所谓的六项原则是:

  • 惩办祸首;

  • 禁止军火输入中国;

  • 索取赔款;

  • 使馆驻扎卫兵;

  • 拆毁大沽炮台;

  • 天津至大沽间驻扎洋兵,保障大沽与北京之间的交通安全自由。

惩办祸首,谁是祸首?是太后要打的。但这是践踏中国内政。索取赔款,这是压榨中国人民。拆毁大沽口炮台和在天津至大沽口驻兵,这是要中国放弃一切对自己都城的保卫,以后只能束手就擒。

李鸿章拿到这所谓的六项原则,气得直接生病了。他说出了“列强各国如同互狼群一般”的话,他意识到凭自己根本无法结束这场空前的灾难。

虚弱的不只是李鸿章的身体,还有这个满目疮痍、落后愚昧的老国家。

躲避在西安的慈禧太后啃着肉夹馍,吹着黄土高原的风沙苦苦等待着李鸿章的好消息。

但是哪里又有什么好消息可言?是慈禧太后一手导演了这场义和团动乱,是大清国招致了这场巨大的灾难。

但是当李鸿章费尽心机在联军面前维护住了慈禧太后的权威时,老太后已经满意了。剩下的就是洋人要多少东西了。

但是,日复一日的谈判、辩驳,让本来已经生病的李鸿章病情更加严重,他的对手们都是年富力强的军人或是外交官,而他只能靠自己,只能尽力减少损失,只能尽量折冲樽俎。

八国联军谈判靠的是实力,李鸿章只能靠红口白牙和辩驳。

终于,李鸿章病倒了,在拜会英国德国公使回去的路上,李鸿章感染了风寒终于病倒了。

眼看着,大清的全权代表病倒了,联军坐不住了,他们担心李鸿章一旦真的彻底病倒,不在负责谈判,那整个大清找不出来第二个像李鸿章一样能和他们谈判的人。

于是,联军代表们在互相妥协之后提出了一个旨在“中国财力兵力”的“议和大纲”终于出笼。

李鸿章拿到这份几乎相当于彻底榨干中国国力的合约之后,便开始再次拖着病体和洋人周旋。洋人们张口想要10亿两银子,这是绝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李鸿章又想方设法在列强之间寻找空隙,利用各国之间都想独占中国的矛盾心理,和各国公使谈判接触,力求降低中国人的损失。

李鸿章在奔走呼喊时,得到消息的朝廷重臣们联名上书,声称绝不能在这份议和大纲上签字,尤其以号称清流的张之洞为首。李鸿章非常恼怒,他比谁都清楚,八国联军在京城就驻扎雄兵数万,张之洞倒是可以隔岸观火,但是若是再次引发战争,黄河以北便立刻会陷入无休止的战乱,甚至列强各国会群起而瓜分中国。

不是只有人人喊打,高喊爱国才是真的爱国者。

慈禧太后心里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在看到西方人并没有要求她下台时她就已经满足了,至于赔款什么的,她并不挂怀。太后给李鸿章回电:“敬念宗庙社稷,关系至重,不得不委曲求全。”

1901年1月15日,李鸿章和庆亲王代表大清国在“议和大纲”上签字。国人即刻指责道:“卖国者秦桧,误国者李鸿章!”

· 04 ·

李鸿章的最后岁月

李鸿章的病越来越严重,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已经开始咳血,身体也日渐消瘦。他感到自己时日无多了。他唯一的心愿就只剩下尽快结束这个漫长的谈判。

议和大纲既然已经签订,剩下的问题就是惩办主战派和支持义和团的祸首,还有就是确定中国赔款的数目。

洋人要求惩处的官员中虽然大多顽固守旧,但毕竟是对朝廷一片忠心,又多有皇族大臣。李鸿章实在是保不住那么多人,他只能凭借最后的力气保住各位重臣。

他没见到过哪个国家的重臣因为外国人的干涉被本国政府杀掉,如果有,那可能是秦桧害死了岳飞。

接下来的赔款问题李鸿章继续和洋人折冲樽俎,他吐血吐得更严重了,甚至是已经到了濒危的程度。

洋人们坚持大清国赔款4亿5千万两,分39年还清,年息4厘。列强们说,4亿5千万中国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

朝廷的回电是:“应准照办。”

李鸿章再无任何办法。

1901年9月7日,李鸿章代表大清国与11国签定了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不平等条约《辛丑条约》,在这份文件上,李鸿章将“李鸿章”三个字签成了“肃”字的模样,这三个字挤在一起,即虚弱无力,又辛酸悲苦,一如即将油尽灯枯的李鸿章。

在签字后李鸿章再一次大口地吐血,“紫黑色,有大块”,“痰咳不支,饮食不进”。医生诊断为:胃血管破裂。

从条约签订之后,李鸿章浑身的精气神似乎都被抽走了,他的病症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束手无策。他再次沦为国人眼中的汉奸和卖国贼。

但苦痛、无奈又有几人能知?

李鸿章在病床上写奏章上奏朝廷: 臣等伏查近数十年内,每有一次构衅,必多一次吃亏。今议和已成,大局稍定,仍希朝廷坚持定见,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可渐有转机。

一句“必多一次吃亏”实在是满纸凄凉,这位大清帝国的中兴名臣一生中吃了多少亏?无奈签下了多少不平等条约?

慈禧太后能体察李鸿章的苦痛,或者说,老太后知道这位背锅侠的苦。慈禧太后许诺李鸿章:

“为国宣劳,忧勤致疾”,望“早日痊愈,荣膺懋赏”。

李鸿章的身体等不到朝廷赏赐的那一天了,他再也无福消受。

1901年11月7日,这位被赞誉为“东方俾斯麦”的大清相国生命走到了尽头。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天里,俄国公使还站在他的床头,大声吵嚷着,逼迫他签订承认俄国占领东北的条约。

李鸿章不再答话,他只摇头,最终俄国人放弃了,俄国人知道这个大清国的一流人才要走了。

俄国公使走后,身边人大哭道:“还有话要对中堂说,不能就这么走了!”李鸿章的眼睛又睁开了,身边人对他说:“俄国人说了,中堂走了以后,绝不与中国为难!还有,两宫不久就可抵京了!”李鸿章两目炯炯不瞑,张着口似乎想说什么。身边的人再说:“未了之事,我辈可了,请公放心!”李鸿章“忽目张口动,欲语泪流”。周馥“以手抹其目,且抹且呼”,其目遂瞑,须臾气绝。终年78岁。

李鸿章去世的消息传到朝廷,慈禧的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感叹说:“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

清廷给李鸿章的谥号是文忠两字,李鸿章一生,书生点兵,创办淮军协助平定太平天国之乱,剿灭捻军之乱,之后一手策动旨在自强求富的洋务运动。他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人才之一,但是战争的失败,他经手的不平等条约让大多数国人对他戟指怒骂,甚至在死后多年还被人挖出尸体。

倒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敌人伊藤博文给了他一个恰如其分的评价“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

曾经作为洋务重臣的李鸿章主持和参与了中国的数个第一:

第一条近代铁路。

第一座钢铁厂。

第一座机器制造厂。

第一批军工厂。

第一支近代化军队。

第一批官派海外留学生。

第一支近代化海军。

第一条电报线。

这一切都被掩盖在“卖国”的骂名之下。

那些赖与他的折冲樽俎才得以保全性命的人,那些靠着这位老人的屈辱保全才得以保持国家民族完整性的人,那些因为他的近代思想而得以进步和觉醒的人,从来都不曾正视过他。

似乎他天生就是邪恶的,奴颜媚骨的。

真可谓人人都是刀斧手,个个都是权谋家。

百年之后,再无李鸿章,再也不用屈辱求全。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姓名:汤松伟 评论时间:2017-11-20 20:52:37 评论IP:117.148.86.97
    评论内容:


今日头条

全部